《犀牛--周瑟瑟诗选1985-2017》出版
2019-05-25 15:10:09
  • 0
  • 0
  • 0

《犀牛--周瑟瑟诗选1985-2017》出版

《犀牛--周瑟瑟诗选1985-2017》出版

书名:《犀牛--周瑟瑟诗选19852017

作者:周瑟瑟

出版社:北岳文艺出版社

ISBN9787537854795

?

内容简介:

?

  本书系北岳文艺出版社“天星诗库:新世纪实力诗人代表作”之一,周瑟瑟诗歌精选集,分为犀牛(19851989年)、一天(19901999年)、薄荷薄荷(20002008年)、咕咕(2009年)、梦中鹤(20102015)、最后的体温(2016年)、桃青李白(2017年)七辑。并收入了周瑟瑟的水墨画与书法作品数十幅。书后附有邱华栋、燎原、杨庆祥的短评。有周瑟瑟自序《犀牛写作》。

?

作者简介:

?

周瑟瑟,男,当代诗人、小说家。湖南人,现居北京。著有诗集《松树下》《17年:周瑟瑟诗选》《栗山》《暴雨将至》《鱼的身材有多好》《苔藓》《世界尽头》《犀牛》,以及《向杜甫致敬》(英、日、西、瑞、蒙、韩、越多语种诗集,美国New York New Century Press Inc.2019),《周瑟瑟诗作》(西班牙语,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2018),长篇小说《暧昧大街》《苹果》《中关村的乌鸦》《原汁原味》《中国兄弟连》(三十集电视连续剧小说创作)等,以及《诗书画:周瑟瑟》书画集。主编《卡丘》诗刊,编选有《新世纪中国诗选》《中国诗歌排行榜》(年选)《那些年我们读过的诗》《读首好诗,再和孩子说晚安》(五卷)《中国当代诗选》(中文、西班牙文版)等多部诗选。应邀参加第27届哥伦比亚麦德林国际诗歌节、第七届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第三届亚太地区诗歌节、孔子学院拉丁美洲中心“中国作家讲坛”,在聂鲁达基金会、智利圣托马斯大学、哥伦比亚塔德奥大学、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墨西哥蒙特雷新莱昂州自治大学、墨西哥奇瓦瓦自治大学等进行诗歌朗诵与文学讲座。

?

?

自序

            犀牛写作

                      

                           周瑟瑟

?

人一生能写多少诗?可能有几百首几千首,也可能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十首。单纯讲多少首,而不讲这些诗是怎么写出来的,并没有什么意义。到现在为止,我到底写了多少首诗,我没有统计,在没有电脑的年代,大部分手稿已经找不到了,找不到就算了,后来有了电脑,但常会有电脑或硬盘坏了的情况,丢掉一些作品是理所当然的,丢了就丢了,我并不在意。不记得自己写过的某一首诗,这样的事我有过,前几天成都诗人陶春发我一首诗,问是不是我的诗,我读后觉得像我的作品,但并不十分确定,我问他哪来的,他说是诗人易杉从微信公号上选的,陶春要我确认,我最后告诉他这至少是我不要了的诗。我十年前的诗,写了就丢一边。面对过去的作品,我的态度是能丢就丢,没有收入诗集固定下来,那它的命运是遗忘。

遗忘自己的诗,并不意味着遗忘自我,我注重写,写作时诗已经给过我享受,我为什么还要期望诗再给我更多,写出来的诗自有其命运,作者不必关心作品的未来,再说诗写出后也并不属于你自己。遗忘它,用纸写作的年代,一个书生拎着作品跑到惜字塔下,把自已辛辛苦苦写的东西趁着月黑风高时烧了,我在成都街子镇就看到过一个千年焚纸塔,在我老家樟树中学前面不远处也有一座塔,我曾经进去过,那些古代读书人,他们习惯于烧了自己的纸片儿,而我们走在现代性的路上,反而无比珍惜自己的每一个字,恨不得要流传千古,越是把自己当一回事,越不是一回事。我觉得写作主要在写作时的快感,除此没有什么更多的理由,你想通过写作告诉他人一点什么,其实你那点东西别人未必需要,也未必能够接受。尤其是诗,对于写诗人来说,各人有各人的写法,你不要轻易以你的写法否定他人的写法,也不要以为他人的写法就是错的。至于读者,读者自有其命运,作者不必代劳。这是一个相对主义的世界,全是自我的结果。

我在意的是我能写出什么样的诗。《犀牛》这部诗集是此前我能写出的诗,总体来看,我还比较满意,每一阶段都有可以收入选集的作品。有很多年我是一个业余作者,不像一些人,他们比我要职业化,要投入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在写作这件事上,我有几年完全转向写小说与影视,但现在从这部诗选来看,我还是一个勤奋的作者。

跟别人说诗要怎么写,基本是无效的,我只跟自己说诗要这样写。

第一、贴着自己的语言写,每个人的语言是不同的,有的人快言快语,有的人呑呑吐吐,有的人慷慨激昂,有的人温柔委婉,这都是语言的个性,无可厚非。写作是个性的全部体现,不真实的写作者除外。有的人生活中是一个样子,写作时是另外一个样子,分裂的状态不是外人能搞得清楚的。我只保证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写作者,我手写我口,我手写我心,写作这事一点都不复杂。语言是谁也无法绕过的,选择什么样的语言,或选择用什么样的语言状态写作,决定了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写作者。我是这样说话,那我就这样写,你是那样说话,那你就用那样的方式写,其写作结果肯定不一样。胡适的方法是“话怎么说,诗就怎么写”,我也是如此。我提出过“原诗”写作方式,就是基于这样的理解。

第二、诗可以是非诗,非诗也可以是诗。诗的边界,不是别人设定的,是你的心灵能够达到的边界,你能走到别人达不到的地方,找到你的诗,那才是你走出人群的那一天。我想走到人群之外写诗,我试着这样干。《犀牛》的路线,就是我不断走向人群之外的路线。在近年,我终于走出了人群,我终于孤独地写作。我不用考虑你的感受,我写我的,你写你的,你读你的,与我没有什么关系。我是我,我只能是我,我不可能是你,我也代替不了你写作,你读出什么感受那是诗的命运,我无力掌握。如果我写出了在你看来的非诗,那正是我所求。

第三、走到哪写到哪,以自己对待语言的方式写作,以顺从内心的需要自动写作,不要预谋,这是我公开的秘密,我没有秘密,要说秘密那一定还在写作实践中没有成形。过去的写作是趴在书桌上的结果,现在我试图解放自己,像古代诗人那样走向户外,走到荒郊野外,走到你不熟悉的地方、路边野餐最好,把陌生的全部写下来,我只要看到陌生的东西,我就兴奋。我希望自己始终处于生活现场,鲜活的现场是我的另一个秘密。谁还在书页里写作谁就是僵死的,谁看不起野外的写作谁就是可怜虫。此话有点狠,但是真话。预谋的写作由来已久,但我愿意自动写作,走到哪写到哪实在太爽了。如果长久关在屋子里,我会发疯,写作就是在新鲜空气里自由呼息。生命的意义体现在你是否充分行使你自由写作的权利,我希望自己像那只犀牛,喷着浓重的鼻息,我是粗野的,我踩扁了野花,溅起了唏里哗啦的泥水,遇到大河我直接冲下去,我让自己更加直接、粗野,也不要小心翼翼,我打破常规,也不要规规矩矩,我当然拒绝任何的规劝,哪怕是善意的规劝。

  孤独求败,也是我自找的,我所渴望的。这就是我说的“犀牛写作”。

?

                         2017.12.05 北京树下书房


销售链接:

京东网:https://item.jd.com/46483812652.html

当当网:http://product.dangdang.com/27858762.html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
亿彩彩票|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