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要亲身生活”
2019-05-24 19:29:51
  • 0
  • 0
  • 0

苏州一间房子里

?

竹椅如家禽

家禽傲首阔步

但走不出庭院

一个人在门口张望

他家的亲戚今日来访

坛子里的豆酱又香又滑

爱在早晨开始弥漫

阴郁在昏暗的仓库

已经白发苍苍

我走进客厅

一屁股坐在竹椅上

家禽纷飞

豆酱开坛

老爷爷异常亢奋

他重新爱上了老奶奶

?

2019.04.26

?

吃湖水

?

空气里灌满了湖水

树身灌满了湖水

蚕是湖水的粉碎机

它的牙齿快速运动

它有足够的耐心

吃掉整个太湖

我吃湖水如饮美酒

每一滴水都是眼泪

每一个人都是好吃的蚕

每一个人都是皮包骨头的胖子

?

2019.04.26

?

杨梅青梅

?

去东山摘杨梅

去西山吃青梅

老太太爬上梯子

看见太湖倒悬在脚下

她啧啧啧

我喝太湖一壶酒

细雨枇杷

杨梅青梅

梯子已经搬走

老太太已经入睡

众人围坐一桌

谈论野菜与昆曲

今天去开幕式读诗

太湖给我让出一条路

一条通向湖底的路

?

2019.04.27

?

吐掉

?

清晨雨停

鹧鸪飞到庭院鸣叫

它代表太湖

向我问候

清澈的嗓音

一点点挤出喉咙

我爬起来迎接它

赤裸上身代表洞庭湖

憋住气发出浑厚的回应

咕咕—咕咕—

它很满意

站了一会儿就飞走了

我肚子里的湖水并不比它多

我喉咙里的沙子

淤积得太久

我要吐掉我要吐掉

我不想把洞庭湖

永远含在嘴里

?

2019.04.27

?

织布

?

画画如织布

写毛笔字如脚踩织布机

你早起晩睡

站在窗前

天黑磨墨如磨豆浆

裁纸如裁衣

一个人穿薄纱禅衣

迎接远方来的朋友

你邀我织布

我趴在织布机上

一只灵敏的动物

下肢毛发飘荡

上肢叭哒叭哒

?

2019.04.27(给车前子)

?

古代暴雨

?

古代数千年

持续的大暴雨

你见过吗

人们骑牛

在太湖里行走

就像我们现在坐船

古代的生活

我们无法重返

有些年间

年降水量

达到了60亿吨

皇帝都出不了门

那税租也就全免了

?

2019.04.27

?

古太湖海湾消失

?

我不能接受

古太湖海湾消失的事实

我不能满足于现状

在距今2万年

第四纪玉木冰期

海水东退,我追着海浪呼喊

大海铁石心肠

它坚持它的选择

古太湖海湾消失

此事令人伤心

等到全新世中期

距今7500年

气候转暖

海面回升

海潮倒灌

把我推到了岸边

今天我穿一件蓝袄

像很小的

一段古太湖海湾

?

2019.04.27

?

太湖完人

?

白天白茫茫

夜里静悄悄

王鏊睡在洞庭东山

他的睡姿十分销魂

四肢舒展流畅

王阳明说他是一个完人

苏州人都有很好的品质

那我就不打扰他

我远远看着

唐伯虎陪着他

清晨在太湖边散步

?

2019.04.28

?

枇杷

?

穿过成片的枇杷林

就可以达到武英殿大学士

王鏊的墓地

我睡在洞庭东山脚下

我睡在枇杷树下

夜里停电

我洗澡洗到一半

裸体上床睡觉

凌晨三四点太湖雨声大作

我想到雨打青皮枇杷

紧紧捂住下体

我的宝物阳气正足

枇杷熟时

我己经离开

王鏊的村庄

金黄色枇杷

把太湖装饰

?

2019.04.28

?

大风暴

?

今天太湖风和日丽

早晚略为凉爽

但是四千至六千年前

气候十分异常

天气闷热潮湿

大风暴流涡动

数千年间的

狂风暴雨

持续下去

谁都受不了

今天我穿着内衣

外披一件衣服

就去太湖厨房吃饭

湖水是一样的湖水

吃起来味道更淡了

?

2019.04.28

?

地壳运动

?

若干年前

到底发生了什么

现在回忆起来

应该是一场

地壳新构造运动

我正在吃午饭

太湖平原突然下沉

河流改向

荆溪水系改道东流

我傻了眼

眼睁睁看着

沼泽小湖泊

淹成了一个大太湖

我端着饭碗

踩着太湖的波浪

去了洞庭湖

?

2019.04.28

?

太湖底有什么

?

太湖敞开衣领

露出漂亮的

黝黑的水草

我们开船去打捞水草

顺便打捞金银财宝

把金银财宝沉到水底

是不错的选择

我们站在船头

看到隔世的亲人

在水底沉睡

我们赶紧返航

不要惊醒了太湖

不要打捞金银财宝

漂亮的黝黑的

水草已经堆满船舱

?

2019.04.28

?

杀猪弄吃火的男人

?

杀猪弄吃火的男人

号乱涂

吴门无门

苏州人氏

画画白相相

在他的画里

他是一个老和尚

他脱掉上衣

露出结笳的伤口

在什么环境中长大

他就是什么人

我在杀猪弄长大

13岁就爱上了杀猪他说

外公66岁才有了我母亲

我并不知道自己

为什么叫老沙皇

我一心想做一个简单的人

每个人都要一死

但不知道会如何死

我喜欢自生自灭

我为什么这么黑

因为白天吃太阳

晚上吃月亮

生命就是浪费

我在杀猪弄活着

就在杀猪弄死去

杀猪弄吃火的男人

一只眼睛被自己打坏了

他是八大山人的

会翻白眼的

会杀猪的鱼

?

2019.04.28(给画家秋一)

?

碧螺春

?

一船人喝碧螺春

呱呱呱叫

我的茶碗为什么这么大

太湖的波浪

像年轻人的嘴唇

我们坐东山茶厂号游船

回到了菱湖湾

一桌子人吃螺蛳

像彼此接吻

嘴唇撮起

嗖嗖嗖一阵哨声

苏州到处是碧螺春

到处是接吻的人

?

2019.04.28

?

它们是小河

?

有的游到了大海

在蔚蓝的大海上产卵

还没有游出去的

被我们吃掉

长条形盘子里

一坨白米饭

鸡毛菜上躺着

一条小河豚

一条还没有来得及产卵的

小鲃鱼

?

2019.04.28

?

他吃素

?

为了纪念他死去的女儿

他用女儿的名字写作

他是他自己的女儿

他想了一晚

第二天早晨对他的朋友说

你回去转告你太太

诗歌就是诗歌

生活就是生活

你的太太是你一个人的太太

不要在土豆丝里放一根头发

他吃素

他吃意大利通心粉

他的作品一个字也不能改

包括错别字

谁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女儿

送给别人

叫别人爸爸

?

2019.04.29

?

泡菜

?

芦苇如鲜嫩的大葱

游艇如鞋子

我们与康熙

各自消失在不同的方向

白色根茎

再浸泡一晚

太湖是一只坛子

从柳毅井里下去

由此去洞庭湖

人人都有酸甜的味蕾

都视泡菜为伴侣

视芦苇为太湖的美味

?

2019.04.29(给汉家姚月)

?

启园

?

我们沿着康熙

当年走过的水道

去东山启园喝茶

一路上遇到大片水草

像外星人在太湖休息

鱼在水草中产卵

享受生育的快乐

当年渔民一网打下去

把大鱼献给皇帝

可以减免三年税租

康熙问超揆和尚

这是什么果子

这是油菜结荚了

我们坐在

康熙坐过的水面

发黄的书画代替他说话

大亭子中套小亭子

就像大鱼吃掉小鱼

?

2019.04.29

?

麦子像韭菜

?

麦子像韭菜

对面开来的火车

像一个削尖了脑袋的疯子

湖水漫到了脖颈

因为车速

我的嘴唇磨破了皮

横穿中国

是一天的事情

沧州西站站台上

女列车员的眼神

与我瞬间相遇

又迅速移开

她的蓝色制服

她的大盖帽

像麦子

像韭菜

?

2019.04.29

?

古代太湖旱情记载

?

“宋熙宁十年

太湖涸,湖心见古坟墓街市

明万历十六年

太湖为陆地

运河俱涸,河流绝

崇祯十一年至十七年

连续大旱,蝗食禾稼

民多疫死,人相食

民国23年

沿江地区引潮不及

内河浅涸

江阴、常熟

太仓、昆山等11县旱灾

各地发生疟疾、赤白痢、霍乱

我们坐船去东山启园喝茶

回忆起以前的旱情

好像我们都经历过

人人都是水利专家

为了春夜在晴空下散步

希望太湖流域不要下雨

?

2019.04.29

?

梦园

?

小姐饱赏骑楼

官人爱照镜子

农民的花果你不要采摘

枇杷树种在梦园门外

我进了宝俭堂

看见我在镜中像个词人

一个白胖子

不知今天事

?

2019.04.29

?

咽口水

?

农历6月24日

去给荷花过生日

天下君子在湖中集合

白先勇

说到美要咽一口口水

地主误食了看麦娘

喉咙咕隆一声响

那是热爱生活的声音

昆曲把色情高雅化了

谢谢他的呕吐

?

2019.04.29

?

明善堂

?

石雕与石刻

都不要拖泥带水

活着与死去都很简单

到老年还要大谈策兰

还要挑食

到了苏州就好了

唐伯虎是三流的画家

但他是你的好朋友

沈周吃饭很随便

所以活得更老

?

2019.04.30

?

                 “一切都要亲身生活”

?

太湖风平浪静,我想写它的历史。这次来太湖,我被太湖边的枇杷吸引住了。我总觉得枇杷可能还是别的东西,太湖对于我来说有很多不确性,正如里尔克“一切都要亲身生活”

晚上的“我是这样写诗的”长桌讨论会,我最后略为谈到“诗歌人类学”,大致说到“诗在改变我”,而我要改变诗需要生活的改变,如果不经历父母的离世,我不会改变我的写作,包括我的书画。生活并不确定,生活是未知的,诗当然也是未知的,我现阶段的写作在为后面铺路,一环套一环,一浪推一浪,父母的死推着我往前走了一步,正如太湖的形成由古代暴雨、大海消亡等环节事件推动。

23首即兴写下的诗并非乱写,每首诗都来得自然而然,但事后再读像预言,它们早就存在于我脑子里,只要等我走近太湖,它们才出来显身。写作的奥秘在于“一切都要亲身生活”“走向户外的写作”就是“一切都要亲身生活”的写作。

席间隔着圆桌听到周菊坤先生说“古代并没有旅游的说法,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是古人的生活方式。”在东山启园与他谈诗,他写了水草,我也写水草。我重提车前子的观点:“诗不是发现,诗是发明”。我们在非逻辑与反常规中比较不同写作的结果,周菊坤先生的现场写作再次说明了“一切都要亲身生活”

太湖国际诗会,由车前子召集,我第一次参加,认识了画家秋一,他在“我是这样写诗的”长桌讨论会上脱掉上衣,谈了“我是这样生活的”。我以诗记下了他的生活。车前子与秋一,在一起玩了很多年,他们对于生活的态度就是诗歌、艺术的态度,苏州人走出园子就是太湖,园子与太湖构成了他们的精神世界,与我走出洞庭湖,只能再回到洞庭湖不一样,回到北京我脑子还停留在“园子与太湖”、“发现与发明”之间。

“诗歌人类学”是“一切都要亲身生活”的诗学。

?

                           2019.04.30 北京树下书房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
亿彩彩票|安全购彩